【德润辽源 好人之城】无声的世界爱从未缺席
更新时间:2018-11-23 11:27:43 点击数:43 来源:辽源生活信息网

在耀州区大山深处的一个贫困村,一对好心夫妇乐善好施,履仁蹈义。他们二十年如一日义务照顾非亲非故的残疾邻居,使邻里之情胜过了亲情。提起这对夫妇,十里八乡的村民都会啧啧称赞。

李耀玲夫妇拿着儿子从部队寄回来的照片给宋占全(中间)看,老人喜出望外。本报记者 吴洋凯摄

11月11日,耀州区庙湾镇柳林村秋阳高照,村民翟晓战和妻子李耀玲手挽手搀扶着十里八乡颇有名气的哑巴大哥宋占全,兴致勃勃地赶往村文化广场,观看文艺演出。李耀玲在村上是洋火人,当天她精心装扮,准备登台表演广场舞。翟晓战比较低调,他和宋占全坐在台下观看演出。72岁的宋占全是聋哑人,听不见音乐,却使劲鼓掌。这台节目于他而言就像无声电影,他看得津津有味。

人群中的宋占全虽不能言语,却眼中噙泪。他的掌声或许是献给李耀玲的,或许是献给翟晓战的。

平凡夫妻以善结缘

翟晓战今年48岁,是柳林村河东组村民,十多岁便失去父母,孤苦无依。妻子李耀玲和他同村同岁,二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1992年拜堂成亲。提起这段姻缘,翟晓战说:我就是看上她勤劳善良……李耀玲说:他憨厚老实,为人实在。李耀玲的母亲在她16岁时病逝。婚后,翟晓战一声不吭地把岳父和妻弟接到家里一起吃饭,之后也从未抱怨一句。我们是婚后第二年有了儿子,现在娃大学毕业了,又参了军,前段时间还打电话,说转成士官了。一提起在部队的儿子,李耀玲便眉开眼笑、滔滔不绝。

李耀玲夫妇以务工和种地维持生计,家境并不宽裕。但他们都勤快干净,把简陋的农家小院装扮得十分温馨。虽然儿子不在身边,但他们的日常生活仍然忙得不可开交,因为还有一位特别的亲人需要照顾,就是他们的邻居宋占全老人。

相濡以沫不离不弃

李耀玲和翟晓战结婚后,发现他家后面窑洞里住着孤苦伶仃的哑巴大哥宋占全。当时,宋占全无依无靠,听不见声,说不了话,生活几乎陷入绝境。据翟晓战回忆,刚成为新媳妇不久的李耀玲对他说:宋大哥怪可怜的,不会说话,又做不了饭,咱们把热饭热菜端过去,让大哥别再为吃饭犯愁。翟晓战觉得妻子说得有理。此后,李耀玲天天将做好的饭菜给宋占全送过去。日子久了,宋占全感念照顾之情,也会主动帮李耀玲夫妇照顾年幼的孩子,打理庄稼,以表谢意。

宋占全先天残疾,没有兄弟姐妹,父母去世后一个人生活。李耀玲夫妇不会哑语,平时和他沟通主要靠比划,更多的时候,靠猜心思和相互间的默契。只要顺着他的心意,他便沉默,否则就会发脾气。在李耀玲夫妇眼里,宋占全就是他们的老大哥,是家里的长者。翟晓战来到老人面前,一边比划一边交流:跟他说话一点都不难。宋大哥很灵醒,只要看着他,他就明白你的意思。李耀玲补充说:现在,他就是我家的一员。儿子每次打电话,都会问他伯伯好不好,俩人经常视频。宋大哥虽然不会说话,但一看见我儿子和他视频就特别开心,乐得合不拢嘴。

2016年冬天,宋占全独自出门,不小心被石头绊倒,造成右腿股骨头坏死,拄上了双拐,生活完全依靠李耀玲夫妇照顾。翟晓战回忆说:起初我们没当回事,心想摔一跤不会有啥毛病,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大哥没起床,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紧送医院拍片治疗。医生说他年龄太大,不建议手术,让回家养着。宋占全被李耀玲夫妇带回家后躺在床上。那一段时间,李耀玲夫妇啥也不干,围在他身边24小时吴洋凯摄贴身伺候。后来病情稍愈,伺候宋占全的事交待给了李耀玲,翟晓战就出门打零工。大哥不能下地,屎尿都在炕上,刚开始管他,我还挺不好意思,毕竟男女有别,但他动不了,我该抱还得抱,时间长了,就习惯了。李耀玲说。

一句简单的习惯了,不知包含了李耀玲夫妇多少日夜付出的心血汗水,以及平白遭受的闲言碎语。最初,李耀玲夫妇把老人从破窑洞接来一起住,村里有各种猜忌的声音,有人说他们看上了老人五保户的钱,有人说他们存心骗老人干农活,老了肯定就不管了。甚至他们的兄弟姐妹也上门提意见。但日子久了,大家觉得他们夫妻将老人照顾得很好,都说老宋上辈子积德了,这世才遇上了好心人。现在村上的娃娃,都以为宋占全本来就是翟晓战家老人。说起李耀玲夫妇,村民陈爱群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无声世界有爱相伴

不管别人咋说,我们就是要跟宋大哥过到底。李耀玲夫妇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宋占全虽然行动不便,又不能言语,但他很爱干净,喝水只用自己的杯子,衣服也换得勤。从前,他起床很早,心情好了还会帮忙打扫院子、收拾家务。只是现在年龄大了,腿脚又不利索,人似乎变得懒散起来,不顺心时还会乱发脾气。翟晓战说:宋大哥年龄大了,很多人建议将他送到养老院,可我觉得老人听不见又行动不便,已经很可怜了,如果再将他送去养老院,那不更可怜?宋大哥一辈子都没出过柳林,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若送到养老院,生活肯定不习惯,我们也于心不忍。他到了该享清福的时候,我们要让他高高兴兴、健健康康地安享晚年。李耀玲说:宋大哥身体很好,开始那几年,吃饭用的是羊肉泡馍的碗,一顿一大碗。现在他拄着双拐,活动量少,吃不了那么多,我就换着花样做他爱吃的饭菜,平常饭量还不错,上次去医院检查,各方面都很健康。

平时,翟晓战出去打工,家里就只剩下李耀玲和宋占全。李耀玲忙她的家务,宋占全不是躺在沙发上打盹,就是看电视,或翻阅手机。赶上天气好的时候,李耀玲会搀扶他到院子里晒太阳。

宋占全,一个孤寡聋哑人,晚年之时有吃有住,有家庭,有陪伴,有关爱。他在无声的世界里沐浴着爱的阳光,安享晚年。(本报记者 刘西艳 原玉红 吴洋凯)

责任编辑:高杰

上一篇:亲子乐园 童趣相伴

下一篇:【聚焦国卫】市四创办“错时检查”抓好环境卫生督查保障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