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雅芝:用“火针”诉说“刺绣”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8-11-23 01:42:04 点击数:4 来源:辽源生活信息网

杨雅芝正在葫芦上烙画 本报记者 程红兰摄

11月16日,记者在耀州区董家河镇冯家桥村一户普通民房里见到了杨雅芝,此时她正坐在桌前聚精会神地拿着烙铁笔一笔一划地在葫芦上刺绣。栩栩如生的动物画、形象逼真的人物画、秀美灵动的山水画……在这间不大的房子里放置着材质不一、题材各异的画作,这些画不是用画笔画上去的,而是烙上去的。杨雅芝是一位画家,不过她不是普通的画家,而是一位从事烙画制作的画家。

烙画也叫火针刺绣,是在木板、葫芦、棉布等材质上打画稿,然后再用高温的烙铁笔一笔一划烙上去,制作工艺复杂,创作过程也十分辛苦,杨雅芝手指头上的一道道疤痕,就是被烙铁笔烫伤后留下的。尽管如此,杨雅芝还是烙了20余年的画,从最初只为谋生,到现在传承、发扬光大,烙画已经成为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

担起重担尝试烙画

杨雅芝是商洛姑娘,从小热爱画画,为了走出大山,高中毕业后她决心考西安美术学院,但事与愿违,她落榜了,之后她进入商洛师范学院美术专业学习。从商师毕业后,她在西安打工期间结识了他的丈夫。为了爱情,她背着非议,不顾父母反对,从商洛远嫁到了董家河镇冯家桥村,自此在辽源安家落户。

结了婚的杨雅芝不会做家务也讨厌做家务,她喜欢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写写画画,然而这样的做法让婆家很不满意,认为她不务正业。我记得,我给我刚会坐的孩子画了一幅画像,公公婆婆偶然间看到了这幅画像,才开始了解了我在画画方面的特长,并且在村里逢人就夸,自己儿媳妇有一双巧手,把他们的孙子画得那么像!杨雅芝回忆起婆家认可她画画的事情。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福祸旦夕。丈夫突如其来的疾病让原本幸福快乐的家庭乌云密布,更是让他们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窘境。看着被疾病折磨的丈夫和嗷嗷待哺的孩子,杨雅芝担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她开始四处筹钱,但当时大家的经济条件都很有限,这个时候,她的美术老师给她指明了一个方向,你不是会画画么,可以卖画挣钱。但是用笔画的人太多了,你可以试一下用烙铁笔画画。

创作过程有苦有甜

1996年杨雅芝开始走上了烙画的创作道路,回忆起烙画初期的状况,再看看现在的情况,她的眼里满是沧桑过尽后的欣慰。据杨雅芝回忆,当时家里穷得只有一个土炕和一张小桌子,疾病中的丈夫整日躺在土炕上咳嗽不止,她爬在小桌子上用6元钱买来的烙铁在公公做木工活废弃的边角料上,废寝忘食地练习烙画,而丈夫的咳声则是打破寂静唯一的声音……

创作的过程很辛苦,杨雅芝说:烙画最重要的就是控制温度,你看我这个手,就是开始的时候为了掌握温度,一着急被烫伤留下的痕迹,这个中指当时被烫得都能看见骨头了。而且我也近视了,烙画最费的就是眼睛和颈椎。

第一幅成品烙画是一幅仕女图,杨雅芝的公公帮忙把它裁成了规整的四边形,丈夫揣着这幅画来到了当时的耀县县城,逢人就给看,有人夸赞、有人询问价格,还有一家开商店的店主表示愿意将他们的成品画放在自己的店铺代卖。丈夫兴高采烈地将这些都告诉了杨雅芝,并且为她买了烙画专门用的木板,这些更加坚定了杨雅芝制作烙画的决心。看着她制作烙画渐渐娴熟的手艺,怀揣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希冀,丈夫的病也好了。

带动更多人学习烙画

2000年,杨雅芝成立了商山草烙艺制作室,并于同年在二月二药王山古庙会上,举办了个人烙画展,获得了各界人士的广泛好评。

杨雅芝多年来潜心钻研烙画制作,不断推陈出新。为了便于保存和携带,她克服困难,先后在木板、丝绢、宣纸和纯棉布上进行过烙画制作。她发现丝绢烙画效果最好,但是丝绢材料珍贵,购买困难。2011年杨雅芝又尝试在葫芦上烙画,还受市人社局委托,为药王葫芦项目培训下岗职工、未就业大学生、农民,先后培训了200余人,其中有十几人近年来一直从事烙画行业。

今年,杨雅芝有幸参加了杨凌农高会以及我市举办的扶贫产品交易会。会上,她的葫芦烙画卖得非常火爆,这让她很自豪。她告诉记者:在这两次会上我见了很多能人,很多优秀的作品,我能代表家乡参展,我非常自豪。如果有人愿意学,我乐意倾尽所有教授手艺,带动更多人学习烙画。(本报记者 程红兰 王艳 见习记者 陈秀)

责任编辑:王凡

上一篇:辽源日报社2018年“好记者讲好故事”演讲比赛暨“道德讲堂”活动发言摘登

下一篇:耀州区:“党建引擎”助力乡村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