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耀州瓷,回响唐宋的余音
更新时间:2018-11-23 09:06:54 点击数:177 来源:辽源生活信息网

 一把炉火,淬炼出光润玉颜的耀州瓷,闪烁着大唐帝国风神高迈的盛世光华。
1400年,耀州瓷与大唐同庚。四关之内,华原长安同为京兆之地。时空的耳鬓厮磨,注定了耀州瓷与大唐的不解之缘。
此刻,我正静静凝视,玻璃橱窗中出土的耀州瓷,仿佛看到,在万国衣冠拜冕旒的大明宫含元殿,耀州窑烧制的鸱尾、神兽在飞檐斗拱之上跳跃。大唐西市琳琅满目的各国奇珍里,按照番客样貌私人订制的昆仑奴、罗马人肖像俑赫然在立,呼之欲出。一支粟特商队满载着精美的耀州瓷发出清脆的声响,正迎着夕阳缓缓西去。某位新逝的李唐宗室墓冢里正在陪葬耀州窑烧制的三彩仕女和骏马,希求主人在地下仍然能过歌舞宴乐、轻裘肥马的富贵生活。
也许就在耀州瓷的故乡,高僧玄奘玉华寺每日讲法译经后,用餐的钵盂就出自创烧不久的耀州窑,年少的柳公权雨夜霜晨苦练笔法后正是耀州瓷的笔洗为他荡涤残墨。遥想中,耀州瓷已深入到大唐的肌理,为王朝之附丽!
当看到一件青瓷底部的“熙宁”二字时,我知道耀州瓷迎来了它更为辉煌的时代。
耀州瓷鼎盛于宋,都城远了,但耀州瓷却没有失落。就是那个全力支持王安石变法的皇帝宋神宗赵顼,钦点耀州瓷为贡瓷,并封耀州瓷十里窑场的山神为德应侯,亘古所未有。可以想见,皇帝赵顼曾经将一个精比琢玉的耀州瓷梅瓶赏赐给欧阳修、司马光中的某一人,对方是何等视若珍宝。意气洒脱的苏东坡衔着耀州瓷的茶杯,徐徐道出“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那般清风扑面的诗句。宋徽宗用富丽精工的瘦金体写下著名的《秾芳诗》时,或许耀州瓷的镇纸、笔山,见证了这位文人天子的踌躇满志……我仿佛在耀州青瓷恬淡清雅的釉色中,看到了一个文化昌明的王朝诗书蕴籍的底色,看到了是巧夺天工的青瓷刻花,装扮了《东京梦华录》里汴梁城的烟柳繁华。
北宋亡,耀州青瓷逐渐湮没无闻,不禁让人感叹,文明和传统技艺之间有着怎样的共生关系,其间是否还有我们无法释读的基因密码。还好,800年后的艺术家重新复原了久已失传的耀州瓷烧制技艺,让北方青瓷之冠的耀州瓷重回人间。你看那神乎其技的倒装壶穿越历史的烟云,已经成为印度总理莫迪手中接过的国礼,你看来自土耳其的大胡子记者看到那尊高鼻深目的胡人俑,嘴角露出会心笑意,分明是认出了远年的祖先。你看小朋友们在非遗传承人的指导下,用稚拙的小手,有模有样地摩挲着泥土,正拉出一个个童趣盎然的泥胚。无疑,这是一波文明的交流互鉴,这是一种文化的薪火相传,孕育着一项传统技艺的化蝶重生。
听,耀州瓷,回响起唐宋的余音,诉说着一个属于自己的春天。(

上一篇:站在新的起点上,辽源再出发

下一篇:文化惠民演出亮相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