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花溪谷
更新时间:2018-11-23 09:09:13 点击数:124 来源:辽源生活信息网

 已是初冬,再踏花溪谷,虽有“木叶落已静,乾坤欠萧瑟”的感觉,喧闹的鸟鸣还是让我不由自主地向山谷深处走去。
一串咯咯咯的鸣叫,环颈鸡奏响了鸟儿交响乐的序曲,黄眉柳莺、红嘴蓝鹊、四声杜鹃、凤头百灵、黑枕黄鹂、灰背金翅唱响着歌儿的主旋律。我能分辨出那邦邦邦的打板声是棕腹啄木鸟的声音,也能听出小松鼠唱的音符最高,但他们歌唱和表演的天赋我却无法言表。真想穿越时空,请来音乐大师贝多芬,让他也坐在那架乳白色的钢琴前,去弹奏谱写一曲第十交响曲,便叫《动漫花溪谷》吧!
深秋已尽染山谷,层林斑斓的色彩,恐怕绘画巨匠们也只能描摹出三分。透过薄雾,浅谷里那不多不少整整十棵青皮通直的白杨树,两两相依成双成对,俨然是躲在山谷里的伴侣。这些丫枝舒展的白杨,清高雅洁,在我的心目中可是“仙子树”,因为它和大叶橡树一样,是这个山谷里的“原住民”。俯下身,眼前的这株说不出名的小花,泛着深绿的叶,茎上涂抹着深深的暗红,枝丫上的花朵却娇艳盛开,花蕊散发出淡淡的芳香,俨然是山谷里的“花坚强”,“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就是它的写照。
印第安部落高大神柱上的面具和纹面,展现了异域风情。环顾墙画,时光倒流,仿佛回到了远古:太阳初升,印第安女人怀抱陶罐,到小河边淘米做饭,男人们曲臂弯弓,背负渔具,上船捕鱼。夕阳西下,部落众人,围坐在篝火旁,跳起“酬神舞”“知更鸟舞”,品尝猎获的鱼香美味。花溪谷就是他们的极乐世界。
花叶落去,岩下隐蔽的石门洞开,那里一定是熊大熊二兄弟俩的冬眠之处了。野狼不惧寒冷,从石涧下跃上山崖,准备猎食。山谷里生灵的冬季开始了。
索桥上铺撒着薄薄的白霜,走在上面一颠一溜一摆一滑,还真有点小刺激。手扶索链侧向下看,寒溪湛湛,潺潺低语,浅潭微澜,旖旎水绉,山谷不落寂寞。
“兰亭酒美逢人醉,花鸟茶新满屋香”,原始风格的小木屋掩于林间。置身其中,领略“一盏下午茶时光”的唯美和惬意,已是一种享受。还不尽然,竟遇上这样的场景:一只全身羽毛乌黑光亮,只有翅膀和尾巴之间有一对白点点,长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尖尖的小嘴像一颗油葵籽的小鸟,站在“花坞林间”小木屋前的洗漱盆沿上,摇头拍翅照着镜子,看到镜子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同伴,高兴地飞了上去,嘭的一声,撞了下来,二次飞起又被撞回。鸟儿愣了半会,终于没有再撞第三回。想必“事不过三”在鸟儿身上也起效应。这只小生灵终于整明白了这件事,家园“东沟”已被爱美的人们点缀成了“花溪谷”。
银杏叶纷纷飘落着,给大地盖上了金色的棉被。叶落归根,回吻母亲的情愫处处都有。登上观景台,再看花溪谷,“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这就是我眼中初冬的花溪谷。(贾晓山)

上一篇:红色照金 绿色照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