蟑螂

别名:小强、黄婆娘、偷油婆、甴曱、鞋板虫

蟑螂一般分为两种,大的叫美洲大蠊,小的叫德国小蠊,生命力极强,号称「杀不死的小强」。是这个星球上最古老的昆虫之一,曾与恐龙生活在同一时代。可以忍受严寒、酷暑、强辐射,被摘头的蟑螂还特么能存活9天。繁殖能力也是极强,一年生几万个也是玩儿闹似的。

记得在铁院上学的时候,宿舍就闹过蟑螂,买的樟脑丸都被他们吃光了,妈蛋。

蚰蜒

别名:草鞋虫、千足虫、钱串子

地下室或者墙壁上会发现这种东西,脚长长的,触角更是长。反正我看到都是一鞋底子毙命,这东西看起来就让人炸毛,后来才知道它是一种以害虫为食的益虫,滥杀无辜,罪过罪过。据说这东西可以煲汤喝,有道汤叫「蚰蜒猪肉汤」,而且可以治疗口吐涎沫。

蠼螋

别名:夹板虫、耳夹子虫、剪刀虫

因尾部的钳子得名剪刀虫,也是家里常见的虫子,也是喜欢潮湿阴暗的环境。

蛾蠓

别名:蛾蚋、蛾蛉、毛蛉

蛾蠓简直就是卫生间的噩梦,你基本上可以在任何潮湿的环境中发现它的身影,貌似有水的地方就有他,水越臭越多…

所以请远离这东西,真的很脏。

地鳖

别名:土鳖、观音虫、土元、土咩咩、簸箕虫

看到别名有叫「土咩咩」真是笑到了。小时候在墙角经常翻到,现在也很少见了。干燥的雌虫是药材,可以治跌打损伤等症。

地蜈蚣

看起来就让人不舒服,你绝对见过才对,不过也不用怕它,一般来说不会攻击人,而且对付它也很容易,一脚丫子就…

喜欢潮湿、喜欢吃小昆虫,是衣鱼的天敌,下面介绍衣鱼。

衣鱼

别名:蠹鱼、白鱼、壁鱼、书虫

偶尔会在柜子脚见到,如果比吃货的话,那估计你是完败的,衣鱼爱好富含淀粉或多糖的食物,比如:胶、糨糊、书籍装订物、照片、糖、毛发、泥土等。而且衣鱼对棉花、亚麻布、丝和人造纤维等也毫不抗拒,甚至连其它昆虫尸体、自己脱的皮也是照吃不误。饥饿时甚至连皮革制品、人造纤维布匹等也吃。不过衣鱼能够捱饿数个月,身体机能也不会受到伤害,其生存能力不亚于蟑螂。

白纹伊蚊

被这货咬上一口够你爽半年,除了比普通蚊子嘴劲大之外,传播各种疾病也是让人害怕。应该都见过,估摸也都被咬过。

华丽巨蚊

别名:金腹巨蚊

一种身子很小但腿又细又长,样子冒看像蚊子,但又比蚊子个儿头大些,这便是金腹巨蚊了,虽然看起来和蚊子像同伙,但事实上却是专门以蚊子为食的虫子,所以容易招蚊子的人,可以考虑在家养几只了。

跳蚤

别名:虼蚤、虼蚤子

养狗养猫的人可能会比较注意这个,现在人们讲卫生,很少在身上生跳蚤了,以前在农村兴许见过。

虱子

别名:夹板虫、耳夹子虫、剪刀虫

和跳蚤一样,也是一种寄生虫,吸血倒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传播疾病,所以大家要讲卫生。

臭虫

别名:木蚤、目虱

在墙壁或者床榻兴许会有臭虫的身影,勤换被褥,保持干燥才是正经。

米蛾

简直烦死这东西,可以在各种谷物中发现,比如前些日子,俺的半袋大米就招了这种蛾,我一打开袋子,更是飞了一屋子。

米象

别名:米虫、谷牛、象鼻虫、蛘子、麦甲

大米放的久了,如果密封没做好,那八成会生米虫,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贮粮害虫,而且繁殖极快。

这种小虫子是防不胜防的,只要吃过米饭、喝过稀粥那妥妥的都吃过它了,就算没吃过完整的,那断臂残肢肯定是吃到了。卖米的没有加价也是良心,毕竟算道荤菜吧。

谷盗

别名:夹板虫、耳夹子虫、剪刀虫

是对谷盗科的统称,这个我也是遇到过,很小的小黑虫,容易和米象搞混,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和大鼻子的米象区分开。

那么如果生了虫怎么办呢?首先应该把生了虫子的米铺开,让虫子爬走,如果有筛子可以用上,之后收到袋子里,放到冰箱冷冻里面,冻上两三天,差不多就能把虫卵冻死了,然后就可以接着吃了。(都说了不要在意那些虫卵尸体)

马陆

别名:千足虫、千脚虫

绝逼人人都见过的,长满了小脚,爬的还不慢,经常出没于草坪、墙角、砖块处。隐约记得用手指弄死的时候,会感觉它身体是脆的,而且有很难闻的味道。这种虫就是俗话说的「马路上有很多马陆」了。

还有句成语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便指的是马陆。

球鼠妇

别名:西瓜虫、潮虫、团子虫、破鞋底

同样人人都见过,随便找块砖头翻过来应该就能见到几只,喜欢潮湿的角落。我小时候叫这玩意西瓜虫,因为只要一碰它就会缩成一个球,是不是有点像犰狳啊哈哈哈…

这个也可以吃,据说很利尿。

还有一种和它很相似的虫子,叫鼠妇(很多时候名字也会混用),他们都属于潮虫亚目,区别在于不会卷起来。

叩头虫

别名:磕头虫、铁丝虫、钢丝虫

这是一种可以当做玩具的虫子,小时候经常玩。它的前胸可以弯曲,当自己底朝天的时候,磕头虫会借助这个弯曲发力,一跃而起,并且发出「嗒」的一声。当遇到危险的时候,它会假死,然后弯曲自己的前胸,伺机跃起逃走。所以你如果抓着它肚子不放,一会就能看到它不停的叩头,这也是名字的由来。

隐翅虫

别名:影子虫、青腰虫、青蚂蚁

这个厉害了,很多人接触到这种虫子导致皮肤红肿溃烂,以为是被它叮咬,其实隐翅虫是不咬人的,是因为皮肤接触到了它分泌的体液,具有强酸性「PH值:1~2」,接触后不多一会就会感到剧烈灼痛,所以大家见到它,还是躲着走为妙。

蚜虫

别名:腻虫、蜜虫

最常见的一种害虫,个头不大,一般在叶子、嫩茎上,刺吸式口器吸食植物的汁液,排出水分和蜜露,所以聪明的蚂蚁会养一群蚜虫当宠物,保护他们,条件则是获取他们的蜜露,形成「共生关系」。

蛞蝓

别名:鼻涕虫

看起来像没壳的蜗牛,体表湿润有黏液,像一坨鼻涕,所以得名。这东西我见过,很恶心。

蝼蛄

别名:耕狗、拉拉蛄、扒扒狗、土狗、地蝲蛄

蝼蛄个头较大,摸起来肉肉的,以前在地里经常看到,但现在很少见到了。

草蛉

长着四个透明的大翅膀,夏天晚上在外面会经常碰到这种飞虫。

草蛉以各种小害虫为食,所以农业上有人工利用草蛉灭虫的。

如果你有幸抓到一只,那么恭喜你,你手上的味道将三日不绝,是的,这玩意臭的一米,而且很难洗掉……

蜣螂

别名:屎壳郎、推丸、推车客、黑牛儿、铁甲将军、夜游将军

宝宝还没有出世,妈妈就为它们准备了最丰盛的食物,一堆大象的粪便,能够养活 7000 只屎壳郎呢^^

团一个优秀的粪球可是个技术活,跟和面一样,讲究的是「路上干净、四肢干净、粪球干净」

果蝇

大部分的果蝇以腐烂的水果或植物体为食,相信在水果摊旁边找到果蝇并不难,比普通苍蝇发黄。

蛴螬

别名:鸡婆虫,白土蚕,老母虫,白时虫

蛴螬是金龟甲的幼虫,这货专门喜欢在粪堆里生活,小时候看姥爷耙粪堆的时候,时不时的就能耙出来这东西,而且可以喂鸡吃,鸡很喜欢吃它。白白的是不是很可爱啊~

豆青虫

别名:豆虫、豆丹

豆天蛾的幼虫,贝爷最爱的小甜点,「鸡肉味,嘎嘣脆,蛋白质,牛六倍」。不过一般人们都是煮熟来吃,是一种天赐的美味呢,像贝爷那样生咬,口中爆浆的吃法,也是看起来蛮有趣。

尺蠖

别名:吊死鬼

尺蛾类幼虫通称,身体细长,行动时一屈一伸像个拱桥,休息时,身体能斜向伸直如枝状。有些尺蠖一旦受惊就会采取自我保护的措施——吐丝把自己悬在空中,脱离树枝,俗称「吊死鬼」

双叉犀金龟

别名:独角仙、兜虫

独角仙也属金龟子科,所以幼虫是「蛴螬」,并不是很常见,因为样子看起来很雄壮,所以经常被人养来做宠物。

天牛

别名:天水牛、八角儿、牛角虫、花妞子、苦龙牛、锯树郎

天牛应该大家就见得多了吧。每次下完雨,几乎都能见到天牛。天牛因其力大如牛,善于在天空中飞翔,因而得天牛之名;又因它发出「咔嚓、咔嚓」之声,其声很象在锯树,故又被称作「锯树郎」。

椿象

别名:臭虫、放屁虫、臭大姐

这货高能了,方圆十米,谁敢靠近!椿象椿象,所以在椿树旁更为多见,当受到攻击时,可以从腹部的顶端释放出大量的毒雾喷向攻击者,那酸爽…

目测没有敢徒手捉此虫的网友,毕竟捉完,手要不要也不打紧了。

叶蝉

萌萌的小害虫,因为总是破坏植物叶子,所以得名。有没有被萌化呢

斑衣蜡蝉

别名:椿蹦、花蹦蹦、花姑娘、花媳妇、害眼虫

可以说「有臭椿的地方就有它」,估计人人都见过,翅膀打开之后很漂亮。

蛹&蝉

蛹别名:知了猴、知了龟、节老龟、罗锅、知拇吖、食孩儿、老少狗、爬杈、肉牛

蝉别名:知了、蚂知了、蛣蟟、哔蝉、海咦、红味纯

蛹是蝉的幼虫,生活在土中,通常会在土中待上几年甚至十几年,才爬出地面进行羽化(然后被活捉卖到烧烤摊),然后叫一个夏天,就死掉了,每次想到这里,都略有感慨。

想到一个好谜题:「蝉」的反义词是什么呢?

答案是「蛙」,因为一个飞到树上「知了知了」,一个跳到水里「不懂不懂」,有没有很冷…

最著名的周期蝉有十三年蝉和十七年蝉,又称质数蝉,由于生命周期是质数,所以不会遇到上一世代所遇到的天敌。

蝉分为很多种,下面介绍三种最常见的。

蝉:黑蚱蝉

黑蚱蝉应该是最常见的,长得黑壮黑壮的,大眼睛鼓鼓的,小时候会用纱窗围一个网兜,固定到竹竿上,用来摸蝉,摸蝉可比抓蚂蚱技巧性强多了~不过味道倒是和蚂蚱差不离。

蝉:蟪蛄

这个估计大家也见到过,灰不拉几的,小小的,反正抓到也不会吃它,看着就觉得不好吃,再说也没多少肉啊…

蝉:蛁蟟

这种蝉身上像发霉一样,估计摸过蝉的肯定也不陌生,同样不会吃它,觉得有毒…

八角丁

别名:毛虫、八角虫、火辣子、洋辣子、豁拉婆

刺蛾幼虫,已经不知道被这货虐过多少次了,小时候去枣树上打枣,总会不小心就一手抓到这货身上,那痛感,简直飞起~就跟被蛰了似的,反正我是又恨又怕。

话说前两天,就在自行车座子上发现一只,又他喵的让我抓到,还好个头比较小,不然我分分钟剁手给你变成郭靖。

别名:蚕宝宝、娘仔

中国养蚕也是自古有之,更是世界上著名的丝绸大国。蚕的一生要经过卵→幼虫→蛹→成虫四个阶段,属于完全变态。想了解各个过程蚕的形态,可以点击查看大图

孑孓

别名:跟头虫、方学虫

蚊子幼虫,游泳时身体一屈一伸,俗称跟头虫。要想找它,那就去臭水沟里找,准行。

水黾

别名:水马、水蜘蛛、水母鸡、水板凳、水蚊子、水蜢子、火叉子、打油的

每次在水里看到水黾都有一种很爽的感觉,真正的「水上漂」啊!之所以可以在水面站立,是因为腿上长有油质的细毛。

哎,对了,乃们女生不是喜欢长腿欧巴吗?我这里活捉一只,拿去不谢。

水蚤

别名:蚤、鱼虫、红虫

养鱼的都知道,无需多说,而且买的时候是一坨。看起来放嘴里像跳跳糖,哪位吃完告诉我像不像…

水虿

别名:水乞丐

蜻蜓的幼虫,农村河边比较常见,按理说你在哪见到蜻蜓,附近应该就有它。长这么丑,不想介绍更多了…

龙虱

别名:味龙、水龟子

和土鳖个头差不多,但是生活在水里,在水边经常见到,两条后腿爬的时候摆的很快,据说广西人拿这东西当家常小菜,我也是「呵呵」了。

水蛭

别名:蚂蟥

这货可不是好惹的,有的长,有的短,长的能到十几厘米,口部有吸盘,接触到皮肤便死死吸住,从中取血。同时也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具有治疗中风、高血压、清瘀、闭经、跌打损伤等功效。如同十全大补丹。前一阵有外国作死青年用自己血养水蛭的,道一声「珍重」吧。

蝗虫

别名:蚂蚱、草蜢

这个不用多做介绍,小时候估计人人都抓过。每次去田里能抓一袋子,去掉翅膀腌起来,炒着吃,美味难忘啊!

蚱蜢

别名:尖头蚱蜢、扁担、老扁

尖尖的头,从后面一抄手就能抓住,行动没有蚂蚱灵敏,抓到手里吐你一手红水,也是够了。

螳螂

别名:刀螂,祷告虫,草猴子

也是再熟悉不过,抓来吃那是必须的。只是小心它的大刀,反正我又不只是被割过一次。而且记得小时候看过一个动画片,讲的是螳螂妻子吃掉螳螂丈夫的故事,满满的都是童年阴影吧。

螽斯

别名:蝈蝈、纺花娘

现在好像没怎么见过卖蝈蝈的了,编一个小笼子,里面放几根草叶,小时候买过好多次,还有放在编起来的镂空枕头里面的,有着特殊的叫声。

蟋蟀

别名:促织、蛐蛐、夜鸣虫、将军虫、秋虫、斗鸡、趋织、地喇叭、灶鸡子、孙旺,土蜇

没见过蛐蛐的,劝你赶紧关网页吧。好像从古至今,人们都喜欢斗蛐蛐,据研究,蛐蛐是一种古老的昆虫,至少已有1.4亿年的历史,有没有被吓尿。

突灶螽

别名:灶马、灶鸡、灶虾

这虫长得肥肥的,比蟋蟀个儿头大不少,经常有人跟蟋蟀弄混,其实很是很好区分的,大肚子和大鸡腿就是明显的标志。夏天田地里经常见到。

竹节虫

别名:毛虫、八角虫、火辣子、洋辣子、豁拉婆

形似竹节,所以得名,田地里偶尔见过,但不是很常见,看着也没肉可吃,阿弥陀佛。

飞蛾

喜欢扑火。

萤火虫

别名:夜光、景天、如熠燿、夜照、流萤、宵烛、耀夜、火炎虫、夜火虫、火金姑

美到窒息的小绳命,夏天在池塘边,或者树林里,芦苇地什么的地方可以看到(貌似越来越少见了)。也是诗词中的常客,如杜牧《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最后,不说了,看图:

 

 

南京。二〇一五年七月五日夜。By Joker。